[姐弟海外升學記] (二十一) 各自的一年 – 弟弟

眾多移民既原因當中,其實弟弟既升學係其一主因。

兩年前,其實都仲係一心諗住弟弟升小係用「同家姐一樣咪得囉」mode。如果好似家姐咁入埋真道就最好,但不得不承認,我同老婆對弟弟去考小學無乜信心。

廣告
Loading...

兩年之間,香港急速轉變。弟弟升小呢條藥引,加上蠢蠢欲動移民既火花,終於將我地移民既決心徹底燃點。本來我地有想過等多一年,等弟弟讀埋k3先走;但我地又深明弟弟沒有家姐果種適應力,要佢一黎移民再小學插班對佢黎講太大轉變,所以情願早少少等佢由幼稚園開始。

雖然知道移民後要克服既多的是,但知道我地同弟弟唔駛好似家姐當年同埋宜家啲幼稚園同學仔咁過五關斬六將、又寫portfolio又拍片咁去小一面試,更加唔會面對香港讀書既壓力,坦白講我同老婆係鬆一口氣。


弟弟其實喺我地一家幾口中,係呢一年最近距離接觸同感受真正本地生活既一個。因為弟弟讀幼稚園無得online course,所以弟弟日日都出去返學。

經過一年時間,我地見到弟弟最明顯既變化就係:講中文既比例急促下降。

點下降法?

如果以前佢係講:「我想知道咩係Apple。」

咁宜家佢會講:「I wanna know what is 蘋果。 」

即係佢既主語變咗做英文,唔識果時先考慮中文。

我記得當日我同親朋好友講我移民果陣,除咗個個都講既「嘩!好凍㗎喎」同埋「嘩!你去到食咩呀」之外,另一個聽得最多既係「佢地啲中文無㗎啦」。

家姐其實還好,中文都叫讀到小二,而且本身都肯睇肯講,基本上同我地講野(同駁嘴)果陣都依然係中文為主,偶然有啲詞彙唔識先用英文。不過以弟弟目前既進度,我的確能幻想到弟弟果種「中文無㗎啦」既未來:以前我有個老細喺CBC (Canadian Born Chinese),操一口流利廣東話 (粗口特別流利),但去到茶記睇餐牌淨係識個「雞」字。

好多人話「長遠黎講識中文有著數呀」、「等佢學多幾年中文先啦」、「連啲外國人都要學中文啦」。的確,單就「中文能力的成長」而言,呢幾句野啱到不得了。但喺我心目中,中文能力唔係佢既全部嘛。

移民就係一種取捨。除咗我地啲大人成日好擔心果啲事業呀物業呀之外,對正處於快速吸收成長期既小朋友黎講,其實亦然:佢啲英文好咗、中文就自然會差;佢啲遊戲時間多咗、學術就自然會差咗。

對我同老婆黎講,弟弟能夠喺一個可以容納到佢果種飄忽、率性同隨機既地方成長,比其他野重要。再者,個世界變得咁快,點知第時係點啫?可能佢到時大咗有一種新既世界共通語言,係完全用喺網上溝通既呢?

廣告
Loading...

所以選擇了,就得接受。我諗無論移唔移民都通用吧。


學習上,由於呢度既幼稚園其實只係讀一年;弟弟既同學其實都係第一年返學,學校啱啱先開始教ABC呀教數學咁。所以比起喺香港已經讀咗兩年書、啲數學仲好過家姐既弟弟黎講,呢度既學術完全能夠應付。

無測考、放學無功課既世界,係咪淨係歎世界?

其實弟弟黎到之後要pick up既野,反而係多到數唔唒。因為喺香港讀書,學術永遠行先;但喺呢度讀書既要求不一樣,例如睇成績表,以下呢幾個全部都係弟弟需要改進既地方,而你係好少會喺香港啲成績表度見得到:

  • 能與其他人溝通和合作 (好似見工咁呢個要求)
  • 能作出負責任既決定 (嘩大人都未必得)
  • 能對問題有不同的想法 – 呢個好緊要。最希望佢黎加拿大讀書就係學呢樣
  • 能以有說服力既說法表達意見

另一樣更加希望弟弟可以喺呢度發展多啲既,係佢學術以外既能力 – 即係好現實地講,香港通常唔重視既術科能力:美術、音樂、體育。

弟弟喺香港既時候我地就發現佢運動能力好弱;手眼協調、平衡力全部不行。黎咗加拿大一年,弟弟多咗好多時間同空間去運動。雖然唔敢講佢已經改善咗好多,但至少佢明白學校係有要小朋友持續運動呢個習慣。

我諗我同老婆覺得今年弟弟既其中一個milestone,係學識咗踩兩輪單車

可能你會覺得唔係下嘛,好容易咋喎。但我同老婆睇住弟弟克服咗佢本身好弱既平衡力,由連踩四輪單車都踩唔到到學識踩兩輪單車 – 果種滿足感,大過佢考全班第一。


下年弟弟就上小學了。比起家姐當年既我地緊張萬分,今年我地算係從容不少。

因為唔怕佢跟唔上節奏,唔怕要催佢做功課同執書包。而且因為弟弟上小學同幼稚園係同一間學校,所以相對上佢會容易適應。我諗比起佢以前喺香港既同學仔來年升小,佢面對既轉變可能相對細得多吧。

不過,另一個好大既關鍵可能係佢既自理能力。呢度小學一樣要返全日,所以弟弟都要自己處理食野。係呢度食lunch其實係好似野餐咁坐喺草地食,唔會喺班房坐定定有個姨姨睇住你食;希望反正都唔多坐得定既佢會習慣呢種形式。

而且同家姐一樣,我地更希望佢真係可以喺度好似香港咁識到朋友。弟弟太我行我素,喺香港我覺得亦好不容易搵到啱傾啱玩既同學,黎到呢度可能要更加要弟弟花多啲心機去認識其他人。

可幸既係,無論喺香港定係加拿大,弟弟總係遇到對佢好有耐性同愛心既老師。弟弟同喺香港果時一樣上堂坐唔定魂遊太虛;老師為咗幫弟弟坐定,特登拎咗將搖搖凳比佢當私家位咁坐。結果老師講故事果陣至少佢可以坐係同一個位置,又同時等佢喺個位度搖,滿足佢想郁既需要。

唔知弟弟既新學年,會唔會好似家姐既小一上學記咁精彩呢?

廣告
Loading...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