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海外升學記] (二十五) 加拿大考車(下)

第一次考車失敗咗,多少有啲氣餒。

同事們知道我第一次考車唔合格,大家都講咗呢句說話安慰我:「大部分人第一次考路試都唔合格㗎」。有個女同事仲好自豪咁分享佢當年喺playground zone踩油加速即肥佬既經歷 (Calgary既playground zone內限速30km/h)。雖則從數據既角度去睇:其實喺Alberta,65%既人係一take pass路試既。


趁放假,屋企人陪我練咗幾日車。練習既重點只係喺屋企附近啲細街不停咁泊車。泊埋路邊,又出返黎,又再泊埋去,不停反覆咁等自己熟習車既空間感。

練習幾日,除咗信心大咗啲,更重要係忽然間覺得再肥都無所謂了 – 最多咪俾錢再考囉,又唔駛死既。

然後,又到咗第二次考車之日。


因為我慣咗用師傅架車,師傅俾我再租佢架車去考試。照舊半個鐘前去到試場,師傅俾架車我果時同我講:「今日我知道喺另一位考官考你。唔駛擔心,照平時練車咁去就ok。不過做多少少shoulder check,呢個考官會嚴好多。」

有少少一潑冷水既感覺:唉,如果上次pass咗就好啦。不過知道咗都要接受現實,又諗起我老細既金句:「順住去啦」。

考官來了,感覺比上次既考官年青。由於師傅一直俾我既印象係佢好嚴,所以我一直都key咗個訓導主任樣落佢度,真人反而比我想像中友善。


一直同師傅練車,師傅都有教我兩個考官會考既路;不過對於兩條路線既練習,我諗大約係7 vs 3之比 – 我其實比較唔熟今次呢個考官既考車路線。

不過今次考既過程比上次順咗好多。起碼今次埋去泊位同埋喺路面度行駛果時個位置感好咗,一泊埋去就啱位唔駛左扭右扭。

而且比起上次果位考官,呢位考官相對比較沉著,好少出聲。我唔知佢到底係驚得滯出唔到聲定係未瞓醒,不過反正都唔知佢諗緊乜,亦唔知自己有無做錯,反而令我自我感覺良好。至少我唔駛成日諗住:呀我已經俾佢扣咗幾多分呢?


揸咗二十分鐘左右就返到registry。停咗車之後,考官好認真咁解釋俾我聽我頭先有咩做得唔好:

  • 一開始parallel parking,第一下倒車無shoulder check。我心諗我都好誇張下㗎啦喎啲動作。係咪要有埋偉仔既眼神?
  • 泊車果時其實應該睇哂360度,就算對面街睇落無車,唔係淨係睇自己泊果一邊
  • 全程開得太慢 – 我成日都係徘徊喺40km/h頭,應該至少要45km/h。後來睇返分紙發現我揸得慢都俾佢扣咗30分
  • 泊位太貼一邊,隔離好難開車門。我心諗住如果用阿囡駁嘴既思維,佢應該會話:「可能隔離架車係用趟門呢」?

考官一路講,我一路諗:咪咁多口水,講咗俾我知我合唔合格先啦。我開始有啲明白我同阿仔平時講緊道理果陣點解佢聽唔入耳。

「不過無論如何,你合格了。」考官冷不防拋下一句。

我曾經無數次幻想過我合格既一刻:當場大叫加跳舞,但呢一刻黎到既時候,我只係有「oh, finally」既感覺。好似你諗住你劈炮唔撈果日會如何興奮或者攪大佢,但最後都係靜靜地喺個位度send埋個farewell email就走果種心情。


入返registry,埋去counter同個職員講我pass咗個路試。職員既一句「congratulations」,充分表現出佢果種好想俾戲熱情咁恭喜你,但又因為講得太多次而變得機械式既語氣。

Counter職員拎咗我張舊license,同我驗眼,再簽個名就俾咗一張臨時既class 5 GDL 車牌我 (好似一張便條)。佢話過兩個星期內我就會收到信會有正式既車牌係入面。我本來仲以為佢會影過張相,點知佢係用返我上次class 7果張,明明上次個樣好衰塊面又肥,諗住今次可以修正下…….

拎住張臨時車牌,終於意識到我跨過咗一個我一直無想過我會跨越既障礙,儘管呢個障礙可能對好多人黎講,再普通不過。我估如果阿媽係隔離,我應該會好老土咁同佢講:「阿媽我得咗啦」。

呢一刻,覺得自己距離一個正常既加拿大爸爸,又近咗一小步。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