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海外升學記] (二十) 各自的一年 – 老婆

我好少喺個blog直接寫我老婆。畢竟一不小心寫得唔好,又係死路一條。

不過今次寫移民呢一年,實在無可能唔寫佢。因為唔係佢,我地成家唔會移到民。


一家四口當中,只有老婆喺加拿大生活過。可能喺好多人眼中,佢應該係最容易適應果個;但事實上論移民後所面對既轉變,我覺得佢先係最大既一個。

家姐同弟弟移民後依舊都係返學,只係學習環境不一樣了。

我移民後依舊都係返工,只係工作環境同文化不同了,某程度上我其實連工作地點都無乜變化 – 因為Covid,我反正都係work from home。

但老婆就不一樣。

喺香港既時候老婆係working mum,但移民後佢變成full time mum。

黎到加拿大,佢呢個full time mum既scope仲要變得異常大。除咗買餸煮飯家居清潔,老婆仲要身兼以下數職:

  • 家居維修 (包括之前新屋搵裝修及監工、任何家居物品維修。呢度間屋大咗好多野整)
  • 出入接送 (因為佢老公我唔識揸車)
  • 園藝 – 大大個backyard啲雜草同樹,已經可以係一份fulltime
  • 理髮 – 老婆話佢覺得同園藝係同一道理 – 剪髮如剪草
  • 家庭導師 – 尤其係佢兩姐弟既中文

當然,另一個同香港更大既分別係:呢度無姐姐嘛。

不過老婆有樣野好:學野快而且手腳快。


另一個對老婆黎講更大既挑戰,係由朝到晚對住兩個小朋友。

除咗全日對住小朋友本身係一項挑戰,另一個老婆嘗試克服既,卻係加港兩地家長截然不同既教育方式。

喺香港 (或者一般華人社會),我地都係重規則、重輩份、重學業。我自問同老婆唔算係好虎爸虎媽果批,但黎到加拿大,你發現身邊既家長對住小朋友果種耐性,係我地唔能夠一下就switch到過去。

有一日我見到個小朋友喺個playground拎住成堆沙問都唔問一野撥落佢阿媽度。喺香港?我諗個阿媽應該會發咗癲吧。但睇住呢個阿媽好整以暇,慢慢撥開啲沙石,保持住個笑容咁同佢講咗兩句就行開咗。

我直頭好似睇戲咁爭啲想問:「下?無㗎嗱?你唔記得咗丙佢喎?」

對我或老婆黎講,呢種對待小朋友既從容,係彷如取一次西經先會得到既修為。

老婆雖則都算喺度長大,但佢始終都係由華人湊大,所以呢一種「無為而治」,對佢(同我)黎講依然係一種文化衝擊。雖則無人叫你完全跟足外國人果一套,但又不能否認佢地有佢既可取之處,更好難企喺一堆外國媽媽身邊然後大喝一聲:「快啲啦!」

不過老婆又有樣野好:唔識,咪學囉。

呢度原來有啲online course係教啲家長點樣教導小朋友,十足當年去聽真道曹校長講talk一樣。老婆於是好努力咁上咗好多堂,連用家阿囡都話:「媽媽呢排好似無鬧得咁勁」。


令我意外既係,老婆由HK working mum轉型為CA FTM,其實最大唔習慣係「消費的罪惡感」。

呢度講既消費唔係話老婆自己買衫買鞋買手袋,佢喺香港都唔做呢啲野;講緊既只係例如出街食飯、買下小朋友啲衫褲鞋同玩具之類。

老婆覺得以前有返工,買野無咁心虛,因為覺得洗咗既錢自己都賺得返。但宜家無做野了,得返我一個收入,連老婆有一種不安感,特別佢明白我地喺呢度搵食並不如香港容易。

所以,除咗老婆將一向奉行既「想要vs需要」執行得更謹慎,另一個老婆黎到呢度買野既行為,我用「逢二進一」黎形容:加拿大買野可以退,所以老婆成日週圍格價希望可以慳啲,如果見到第二度平但又已經買咗,佢就會拎返去退。結果佢每次買兩樣野,都幾乎要之後退返其中一樣。

好坦白講我呢啲咁怕煩既人,睇到都覺得攰。

不過老婆又樣野好:唔怕煩。


同老婆回望過去一年,覺得好似砌lego咁:我地親手拆咗一齊砌咗好耐果盒lego城堡,不過唔經唔覺,我地慢慢地,砌下砌下砌返個太空站出黎。雖然太空站不是城堡,但卻又慢慢建立返果種家既味道。

除咗慶幸我地下咗決心黎加拿大,我更慶幸老婆當年第一次問我移民果陣,無迫我黎。畢竟移民之路不易,如果當年抱住半吊子、心有不甘既想法過黎,大概無可能融入到呢個地方。

感激有呢個神隊友,拖住我呢個豬隊友,由香港順利走過半個地球重新開始。

2 Comments

  1. 昨天由舊文章睇到呢篇,一直追看
    見到你篇文的最尾3段,不期然有所感動. 亦打破我內斂嘅作風,要公開張貼評論
    文章寫得好好,真實又有幽默感👍🏻
    老婆好嘢👏🏻你都好叻,其實有勇氣離開comfort zone已經好叻
    衷心祝福你哋一家美滿幸福快樂🏡

    • 多謝你既支持!好開心聽到有人有追睇我呢個series。特別多謝你打破一實作風留言俾我,我都祝你一家美滿幸福快樂! 我會繼續寫,請繼續支持!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