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海外升學記] (十九) 各自的一年 – 家姐

隨住今個學年既結束,阿囡喺加拿大讀咗一年書了。

上年黎到加拿大既時候,Covid19疫情都幾嚴重,所以我地決定俾阿囡網上學習。阿囡學校因為只得幾個人揀網上學習,教育局結果將呢幾個學生合併落另一間學校既online class,同住第二區既學生一齊上堂。

Online class實際上課時間其實幾短,每日一、兩個鐘;再加上以往密鑼緊鼓既課外活動一概消失了,所以比起喺香港,阿囡呢一年算係過得十分平靜。

到底阿囡對呢一年有乜感受呢?


阿囡覺得喺加拿大讀書呢一年其中一個特別之處:「我鐘意呢度返學好多野揀,好少限制。」

你宜家當食自助餐呀?

我問阿囡點解咁講,佢舉咗個例:有一堂佢地要學endangered animals,老師講咗endangered animal個概念同埋有邊啲動物之後,就叫佢地自己去做research然後再present返俾同學聽。就咁一份功課,老師已經俾咗佢地幾個唔同既選擇:

  • 你想自己做定係同同學一組咁做
  • 你想研究邊一種endangered animal
  • 你想點樣present你既finding同埋present既內容

阿囡結果揀咗同同學仔一齊研究Red Panda;儘管過程中同同學有啲分歧,但至少「衰咗都叫做係自己攞黎」。

阿囡話佢覺得如果喺香港,好可能係先有張工作紙寫哂啲endangered animal有乜特性,然後份功課就係喺另一張工作紙度對住之前張紙黎填充。

估唔到黎咗成年,都仲記得佢個friend工作紙喎。


我又好奇問阿囡呢度學既野深唔深。

阿囡俾咗個好玄既答案:「深又唔係好深,不過我做功課反而要做耐咗。」

呢句野如果同老細講都應該係死路一條:「啲野唔難做,不過我要多啲時間做囉。」

我又問佢點解,阿囡話呢度實際學既內容係淺咗:例如學數學,佢今年喺度學緊5既乘法,但其實佢喺香港上年二年級果時已經背哂成個乘數表了。

但佢反而用多咗時間做功課,係因為呢度啲功課要諗好耐同埋要去搵資料做research,個答案唔會直接喺老師講果啲野入面搵到。

聽落咁咪慘過喺香港做功課?點知阿囡竟然話:「我好鐘意做呢度啲功課呀,因為啲功課好好玩。」

「我好鐘意做功課」同「我好鐘意返工」一樣 – 學子華神話齋,唔係鬼上身係好難講得出口。「功課好好玩」?今年聖誕節我送啲補充練習俾你玩啦。

我問阿囡功課點可能好玩,佢話好玩係因為份份功課做啲野都唔同:有跳繩、有做實驗,或者講一個故仔都係一份功課。而我估佢覺得最好玩既地方係:大部分功課都要將個過程拍片,例如影低佢做既實驗,或者好似拍戲咁整啲道具出黎再拍佢講果個故事;即係無啦啦由做功課變咗做Youtuber,難怪佢會覺得新鮮。

阿囡喺過去一年既學習模式下,似乎多咗好多時間同機會去實淺真道教佢既「自學」。如果只講學習既「深度」,阿囡喺加拿大未必會吸收到好似香港返學咁多知識,不過佢學習既「版圖」就大咗好多 – 因為佢所學到幾多,已經唔只係學校或者老師教咗幾多,而係睇佢自己有幾大興趣同空間去發掘幾多。


去到外國讀書,咁啲英文又點呢?

阿囡喺香港既時候英文能力算中等吧,當初黎到有少少擔心佢未必跟得上,尤其係同同學溝通方面。但學校好著重佢地表達意見既技巧,阿囡有好多機會上堂果陣同同學分組傾野,仲有單獨或者group presentation俾佢做。

阿囡都算好快融入到同學間既討論,仲時不時聽佢呻話同啲同學拗 – 能夠以人地既母語同人嘈,我覺得算成功了。阿囡仲好鐘意參與presentation,基本上老師無叫佢做,佢都會主動搵個topic做整啲slides出黎,然後問老師可唔可以俾佢present俾全班同學聽。攪到我爭啲想俾埋我公司d slides佢做。

溝通、表達能力,我覺得喺另一個阿囡喺過去一年進步咗好多既地方。

點解我知?

俾佢駁嘴果時feel到嘛……


總括黎講,阿囡喺加拿大過咗一個愉快既學年,而且都算係跟得上。不過對於阿囡黎講,真正既挑戰,其實都未開始。

黎緊9月新學年,阿囡會返返學校上堂。問阿囡期唔期待,佢話期待之餘,其實有啲緊張:因為今年既online class認識既同學大部分都係來自第二間學校,下年唔會再見。新學年返返學,佢會再一次變成插班生,班上大部分既同學可能已經一早互相認識,但無人會識得佢。

「埋堆」,將會係阿囡新學年既新挑戰。

希望阿囡喺新學年可以好似過去一年咁展現佢既適應力,同時真係可以好好享受校園,同埋真正認識一啲新朋友吧!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