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1) 「識講唔識睇」的CBC上司

香港曾經有一個叫做MC Jin既饒舌歌手 (rapper)。佢第一隻廣東話大碟入面有一隻歌,叫做「識講唔識睇」,內容係自嘲喺美國長大既自己識聽、識講,但係唔識睇中文。

我對呢隻歌有好深印象,因為我第一次聽到呢隻歌既時候,咁啱身邊就有一位「識講唔識睇」既人。

佢就係我第一份工既上司 。我喺度叫佢做Dennis。


Dennis係俗稱CBC (Canadian-Born Chinese)既加拿大華人。佢外表嚴肅,戴住一副黑框眼鏡;低沉既聲線再加上粗壯既身型,公司同事一致認為佢應該去選港男。

同佢熟絡之後,發現呢個大隻仔不單貪玩,而且更有可愛一面:喺佢張枱上面,放咗一隻Bunny公仔。

雖然Dennis係喺加拿大長大,但佢俾我既感覺非常local。佢既英文固然流利,但廣東話亦一樣純正。佢可以一方面喺度執我啲英文串字同發音,轉個頭走去教啲外國同事講廣東話粗口。

公司所有佢有份setup既server,password幾乎全部都係英文音譯既廣東話粗口。我成日都好好奇:佢教完班外藉同事粗口之後,倒底呢班同事有無發現其實啲password係內有乾坤呢?

Dennis做咗我上司唔夠一年,不過佢教咗我好多野。我最記得佢同我講:「如果你想成功,一係你就令自己好叻;一係你就擴闊自己既圈子,令自己身邊成日都有叻人。」我好清楚Dennis係選擇咗後者,因為通常佢下一句就係問我:「今晚好多人一齊去飲野,去唔去?」


雖然Dennis一直俾我既感覺都好似土生土長既香港人,不過有一次,我終於發現原來佢係「識講唔識睇」。

話說我地幾個同事去食茶餐廳,Dennis拎起餐牌睇下食咩。

「有無英文㗎?你識睇咩?」同事開始揶揄Dennis。

「咩呀。呢個咪個飯字囉。」Dennis不耐煩地還擊。

「仲有咩字呀?」同事繼續嬉皮笑臉地追問。

「呢個咪雞字囉!雞我成日都叫啦!」Dennis衝口而出。

呢一刻,大家都靜咗一下,認真思考Dennis呢一句:「雞我成日都叫啦」既意義。

然後……喺大家爆笑既同時,發現伙計阿姐原來一直企喺隔離,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既微笑。


我諗「識聽識講唔識睇」,大概會成為我地呢班移民下一代既特徵。因為識睇比識聽或者識講要難得多。

假設我地日常同子女都用廣東話溝通,佢地至少每日都有機會練習聽同講中文。但要認到字的話,我想不到閱讀以外既途徑。

MC Jin果首歌其中一句: 「Well,你只係可以怪自己,邊個叫你細個學中文唔俾啲心機」。

我諗我地永遠都係書到用時方恨少。未去到有興趣、或者有真正需要既一刻,小朋友唔會無緣無故地自發想去學中文。不然,我地都唔會有機會間唔時聽到一個個後悔細個無學中文既故事吧。

呢個時候,我諗返起Dennis。或者一切可以由餐牌開始。


「嗱,邊個識得讀哂餐牌上成杯野飲既中文,我就請佢飲。」

「凍黑糖珍珠奶茶。」阿囡答起黎毫不費力。

「Good job!你成功了!」我覺得我既方法湊效了。

「爸爸……個餐牌……其實有英文㗎。」

阿囡呢盤冷水,凍過佢杯珍珠奶茶。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