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3) 被低估的光頭小女孩

十年前既冬天,一個小女孩喺一個寂靜既深夜出世。

小女孩既父親喺產房見証住寶貝女兒誕生,畢生難忘。除咗因為佢係第一次迎接新生命,佢亦係第一次見到堅強既太太露出如此痛苦既表情。

小女孩一出世無乜頭髮,有點男孩子氣。所以就算著到成身粉紅色,樓下既師奶見到佢依然會講:「呢個男仔好得意喎」。儘管如此,小女孩既父母並無跟從傳統智慧,剃光女兒個頭去刺激頭髮生長。因為佢地覺得喺一個無乜草既草原上剪草,似乎唔係好合邏輯。


小女孩自小就好識得表達自己。小女孩既母親喺佢未夠半歲就教佢手語,所以小女孩未識講野就已經指手畫腳地表達自己既感受。到小女孩開始牙牙學語,佢既說話能力亦比同年小朋友成熟,偶爾仲會口甜舌滑。

父親:「放完暑假聽日又返學喇。有無掛住幼稚園啲同學仔呀?

小女孩:無呀。」

父親:點解呀?放咗暑假咁耐都無一齊玩喎。」

小女孩:(笑咪咪)因為我淨係掛住你。」

除咗口齒伶俐,小女孩既思考亦好有邏輯,每每令父母語塞。有一次,小女孩同父親一齊搭地鐵:

小女孩:「點解呢個站叫青衣站?」

父親:「相傳呢個地方以前有好多一種叫做青衣既魚。所以呢度叫青衣。」

小女孩:「咁宜家人仲多過啲魚啦,點解唔叫呢度做“人站”?」


轉眼間,小女孩五歲了。喺香港,正值準備升小學既年紀。

小女孩既母親喺加拿大長大,嚮往自由學習既風氣;小女孩既父親則喺香港讀書,深明香港讀書既壓力。兩夫婦希望小女孩可以喺一個自由、無壓力既環境下學習,於是開始研究香港既升學選項。佢地最後希望小女孩可以考入心儀既直資學校讀書。

不過,小女孩既父母開始對女兒考小學一事感到又矛盾又煩惱。

如果想入讀直資或私立小學,就必需參加各學校舉辦既面試。本來入讀心儀既直資小學係希望減少女兒既學習壓力;如今卻要女兒先去面對可能壓力更大既升小面試,豈非本末倒置?

陪伴過小女孩去幼稚園面試既佢地,好清楚女兒一遇到陌生人或者人多,就會變得又慢熱又沉默。要小女孩面試時開金口已經難了,仲點可能喺眾多醒目既小朋友當中脫穎而出呢?

小女孩既母親有加拿大國藉,小女孩一家其實可以考慮移民,讓小女孩喺海外升學,省卻喺香港升小既煎熬。但小女孩既父親並沒有勇氣離開佢生活咗三十幾年既舒適圈。

「反正….先試一下吧。」一向阿Q精神既父親安慰自己。佢同好多今天既香港家長一樣,心裏暗自決定:「如果考唔到,最多大啲送佢去外國讀書囉。」


「老婆….阿囡….竟然得咗!」正在開緊會既父親,偷偷地給老婆發短訊。佢無法按奈女兒獲心儀小學取錄既喜悅。

小女孩既父母覺得不可思議:呢個其實喺小女孩第二間小學既取錄通知。佢地不明白學校取錄小女孩既原因,同時又覺得自己一直太睇少女兒臨場既應變力。

移民呢個選擇,已經被抛諸腦後。

小女孩開始上小學了。小女孩考入既學校係所謂「一條龍」既學校,可以直升中學。滿以為小女孩既求學之路可以暫告一段落,點知呢個時候,香港出現了變化。

忽然間,好多以往沒有考慮過既問題出現在兩夫婦面前:

就算入讀到一間好學校,但小朋友既學習環境,是否只止於一間學校之內?喺更大既環境下,小朋友能訓練到獨立思考既能力嗎?

小朋友要面對既未來,又是否只有「上唔上到大學」呢一條路?佢地有自由選擇自己既路嗎?

小女孩既父母決定移民。佢地並不知道喺新環境是否會找到以上問題既答案,或者,佢地只係再重覆當年既阿Q想法:「反正…..先試一下吧。」


小女孩去到加拿大已經兩年,並已經蛻變成一位少女。佢既頭髮,多到令父母終於覺得需要修剪。

呢一刻既少女,牙尖嘴利,駁嘴既轉數絲毫不遜色於佢同樣古靈精怪既母親。父母呢一刻先覺得自己曾經擔心小女孩慢熱寡言係多餘。

少女喺新環境下,找到了志向。佢立志想做科學家,解決全球暖化或者COVID呢啲影響全人類既重大問題。

少女既父親從來無發現原來少女有如此遠大既目光。佢再一次明白,或者自己永遠都係低估咗呢個當年無乜頭髮既女兒。

所以呢一刻既佢覺得,少女需要既並非所謂最好既學校或者教育;少女更需要既係一個自由、包容既成長環境,好讓佢自己去追逐自己既夢。

少女:「你有無諗過返去香港?」

父親:「點解咁問?你想返香港咩?」

少女:「我喜歡喺度讀書。不過我估…..其實你應該會想返去吧。」

作為少女既父親 – 我,沒有正面回應阿囡既問題。或者喺好耐以前、喺阿囡仲考緊小學既時候,我的確會係咁諗。不過呢一刻既我,只係想喺最近既距離 – 好似睇住佢出世果時一樣既距離,睇下呢個我一向都低估咗既女,如何走出屬於佢自己既路。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