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4) 有求必應的「美國隊長」

Gordon間公司做咗十幾年,我由一個fresh grad慢慢變成有少少經驗既old seafood。

雖然公司俾咗我好多機會,不過生咗小朋友之後,開始想搵啲穩定少少既工作。於是我離開咗舊公司,加入一間跨國公司做in house員工。


新工既上司係美國人;公司喺美國調佢過黎香港,著手成立亞太區既新部門。同事因此幫佢改咗「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 呢個花名。

我就叫佢做Steve吧。

Steve差不多六呎二、三高,雖然滿面鬚根又高大,但難掩佢既童心稚氣。佢其實真係有啲似《Avengers 3 Infinity War》入面果個留咗鬚既Captain America。

Steve雖然身為部門之首,不過十分親民,喺走廊撞到佢都會同你high five擊掌。有一次,同事趁Steve行開咗個位又無logout,偷偷地用佢部電腦send email俾成個部門話佢會請食野。Steve發現咗之後不但無嬲,第二日仲請哂我地全部人食早餐,然後笑笑口同我地講:「嗱,你地記住行開個位要logout呀。唔係下次就到你請㗎喇。」

因為Steve喺公司既形象非常討好,有時要同第二啲部門開會爭拗,只要叫埋佢,成個會既氣氛就會輕鬆好多。有同事因此形容佢係我地部門既「吉祥物」。


Steve係典型「易話圍」既老細。有時屋企有人上門整野又或者要接送一下小朋友,只要同佢講聲就可以work from home。

不過佢既「易話圍」,不單係平時日常工作上給予種種方便包容咁簡單。

有一次同Steve講起我同老婆有意帶小朋友返加拿大生活,佢竟然跟住走去問加拿大分公司果邊請唔請人,仲幫我約埋面試。

「雖然如果你成功咗,我就會無咗個好員工。不過我希望你會成功。」Steve同我講呢句說話既時候,我覺得佢好似啲老土電視劇中為咗女主角既將來忍痛割愛既男主角。

當時既我其實無心理準備要移民去加拿大,最後呢個relocation既機會亦因為加拿大分部重組而告吹。不過自此之後,我更確信我係遇到一個好好心地既老細。

我諗,我進入咗一個comfort zone。


一份好工再加埋Steve呢個絕種好老細,我當時覺得自己會喺呢間公司做到退休。

不過,入職3年後,喺我最舒服自在既時候,我選擇咗離開呢間公司。除咗憧憬下一站會比宜家更好,更大既原因係因為我開始感到不安。

我唔知道呢啲係咪所謂既中年危機,不過我開始幻想如果有一日呢個comfort zone消失:Steve唔撈、俾人炒咗又或者佢炒咗我,舒服開既我到時仲有無競爭力?我會唔會已經同外面既巿場脫哂節?

我預計唔到呢個comfort zone幾時會消失、甚至會唔會消失,不過我覺得如果唔趁自己有動力既時候離開,咁大概我以後都唔會願意離開。

因為comfort zone,一定只會越來越comfortable。

而我更害怕既係當有一日我真正想離開既時候,可能已經唔再係願唔願意既問題。更大既可能係我已經冇得選擇。


2020年,我決定咗移民之後,約咗Steve食飯。

Steve話屋企人不斷勸佢返去美國,但佢依然想留低。

「屋企人睇新聞話香港好危險,但其實呢度不知幾安全。喺美國,啲人會揸槍㗎。返美國咪仲危險?」Steve少有激動既語氣,令我覺得佢比我更唔捨得香港。

我諗起「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呢句老掉牙既說話。某程度上,香港已經由原本對Steve黎講一個陌生既地方變成佢既家、佢既comfort zone。

至少我知道,Steve成日都落樓下幫襯既果盒叉燒飯,已經成為佢其中一個不能離開既理由。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