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5) 不一樣的「人肉計數機」

當我陪老婆產檢時知道第二個小朋友係男仔既時候,老婆第一個反應係:「噢!咁家姐啲衫唔可以用返了」。

果一刻,令我懷疑老婆想生第二個既理由,只係唔想嘥咗啲BB衫。


弟弟出世之後,我地既育兒哲學係「同家姐一樣咪得囉」。

弟弟食咩奶粉玩咩玩具好?同家姐一樣咪得囉。

弟弟返邊間playgroup幼稚園好?同家姐一樣咪得囉。

但弟弟越大,我同老婆越發覺莫講話佢同家姐唔係好一樣,佢同大部分小朋友都好唔一樣。

首先最明顯既係興趣。

弟弟唔似一般男仔咁鐘意車、恐龍或者超人之類。佢最鐘意既係一堆我諗唔好話係小朋友,係大部人都唔會拎黎玩既野:銀河系內各星體大小同表面溫度、元素週期表內百幾隻化學元素既名稱同符號、不同動植物既壽命長短……

第二樣係佢諗野既方式。

一般人睇野係廣闊而概括,但弟弟睇野係極局部而又極幼細。例如一般人如果要形容自己件衫,大部分人都會講件衫既種類或者顏色。但弟弟會答件衫個logo係咩、有乜野字、甚至一個無人會留意既小圖案。


種種不一樣,令弟弟自動成為一個「非一般」既學生。

因為佢既興趣同注意既事情太特殊,大部分上課時間,佢都唔會留意到老師想講既野。

例如弟弟去學游水,落堂後老婆問佢學咗啲咩:

老婆:「今日老師教咗你咩呀?」

弟弟:「今日我見到泳池個蒸汽浴室出咗notice話佢唔會開。」

老婆:「晤…..仲有呢….?」

弟弟:「我聽到隔離班個老師點名,有個人叫做Winston。所以個老師叫佢做Sir *。」(* Sir Winston Churchill – 二戰時期英國首相邸吉爾)

唔留心其實都還好,但當佢開始投入自己既世界,佢就會慢慢開始對傳統坐定定上堂既班房造成滋擾。喺香港讀k1既時候,老師話弟弟上堂果陣會自己行來行去,有時又會忍唔到手攪下同學啲野,又或者無啦啦畫野落課室塊白板。

本來我步入工作既comfort zone,再加上阿囡又考到心儀小學,移民喺我心目中早已「壽終正寢」。但當睇見弟弟返學既情況,再加上弟弟好快要面對升小學,移民呢個選項又悄悄地從死裏復活。

我終於明白同家姐南轅北轍既弟弟,沒有可能走上同家姐一樣既求學之路。


去到外國讀書既小朋友同埋佢地既家長,一般都會話去到外國後功課測考少咗、學習自由咗、小朋友多時間玩咗、學生同家長既壓力亦因此減少咗等等等等。

但除咗以上既好處,我覺得喺加拿大讀書對弟弟黎講最大既得著,係佢能夠喺新既學習環境下獲得接受同認同。

加拿大種族文化多元;大人細路都從小要學習接受每一個人既不一樣:無論膚色、喜好、宗教定係性別取向。呢一種價值,並非某一間或某一類學校既專利,亦非只限於學校既環境之下。

所以弟弟喺學校唔再係一個搗蛋既異類。老師留意到弟弟有時想寫野落課室塊白板,索性喺塊白板度間一個位置俾佢寫喺入面;見佢有時手多想攪人地啲野,就俾啲fidget toys (舒壓玩具)佢上堂果陣邊攪邊聽。老師無刻意要弟弟同其他人一樣坐定定,相反係積極接受同滿足佢獨特既學習需要。

而弟弟既不一樣,甚至變成佢既特色。佢偏好數學,老師就安排佢去上高年級既課堂,好讓佢喺感興趣既科目上發揮所長。弟弟有時會喺堂上教啲哥哥姐姐做數學,高年級既同學因此俾咗「人肉計數機」既稱號俾弟弟。每次見到喺學校有唔同年級既學生同弟弟打招呼,佢都會感到非常自豪。

有人會話加拿大既學習氣氛太鬆散,又有人會話弟弟應該學多啲中文,等再大少少先過黎加拿大。但對我同老婆黎講,以上既都不重要。

無咗知識或者語文能力可以再學;但如果一早就失去咗自我認同,咁無論小朋友學乜都唔會想學,最終亦乜都學不了。


老婆:「你覺得呢件衫家姐著完,弟弟可唔可著返?」

我:「紅色喎。」

老婆:「都係既……或者下次我買黑色,咁咪家姐著完再俾弟弟都無問題囉。」

或者喺呢個包容力咁大既國度之下,弟弟就算著咩色衫都唔會有人有任何意見。

不過儘管我信奉「同家姐一樣咪得囉」,唯獨喺衣著上,我心底裏依然希望弟弟可以有自己既一套。

因為我一直無法忘記自己細個果時,果一條家姐傳俾我既粉紅色長褲。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