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6) 跳出框框的醒目香港仔

離開有求必應既上司同一份極舒服既工,我去到一個同以往完全唔同既工作環境,同時遇見另一個對我移民有好大影響既人 – 我喺香港最後一份工既老細。

我叫佢做Jacky。

Jacky係土生土長既香港人,曾經喺外國留學。雖然放假果時見佢著到成個潮童咁,但返工只要一著起套西裝,就即刻有一副典型老闆既氣勢。


雖然Jacky無生成一副惡相,不過佢卻有一種霸氣,令你覺得跟住佢就唔會俾人恰。如果你細個有睇過一套叫做「創世紀」既劇集可能會較易理解:Jacky令我聯想到一個後生版既一代梟雄霍景良 (郭鋒飾)。

有一次開會,IT部既其中一位同事非常不合作而且態度惡劣,令會議毫無寸進。正當大家膠著之際,Jacky忽然好大力掟隻杯落張枱,拋下一句「我唔識繼續做喇咁」,然後拂袖而去。結果,IT部既主管立即將不合作既同事抽走,再安排部門內最能幹既同事全職跟進Jacky既project。事後,Jacky笑笑口咁話:「我咁啱想起身去廁所,點知想擺低個杯果陣甩手啫。」

Jacky有典型醒目香港仔既做事效率同狠勁,但同時又有西方人做野既自由風格。佢既工作理念係「work smart好過work hard」,所以OT從不在佢字典入面。好多老細鐘意等你臨放工先搵你俾野你做,但Jacky則相反 – 你放工想搵佢都未必搵到,因為佢已經返咗屋企。


Jacky除咗令一向淨係識好似隻牛咁work hard既我對工作有另一番體會;佢最啟發到我既,係佢果種與別不同既思維。

大部份人遇到一個新挑戰或抉擇既時候,總係不斷咁搬好多問題出黎阻住自己前進:「移民去加拿大?你過到去點搵野做?天氣勁凍你點頂?無得去日本玩你點算?」諗下諗下,我地就會慢慢退縮,到最終殺死自己本來既想法,畢竟「那樣動搖,不如罷了」。

但Jacky諗野係完全從另一個方向出發:「移民去加拿大?咁咪可以好方便去滑雪囉?間屋咪會大啲囉?喺backyard燒野食正喎!」

無論係做野定係人生,與其早早擔心點樣去到目的地,Jacky一開始關注既,只係目的地是否合適。如果目標正確又有價值,Jacky就會不惜一切排除萬難向前。而當一般人喺過程中不斷咁問「點可能」既時候,全力向前衝既Jacky只會問一句:「Why not?」

聽得多Jacky各種天馬行空既想法,我既思想慢慢受佢影響。我由原本好擔心移民後既適應,轉移到開始幻想移民後既生活。

逐漸地,移民由一個虛無縹緲既念頭,變成一個可以實行既目標。

「咁你如果移咗民你會打算做咩?」我好奇地問Jacky。

「我諗住過到去斬叉燒囉。」Jacky似笑又非笑既表情,令我分唔到佢到底幾時係認真、幾時係講笑。


一年前,Jacky一家大細終於離開咗香港。

大部份打算或考慮移民既人,總係最關注一個問題:如何喺海外打返自己喺香港果份工。但Jacky喺呢個問題上一樣跳出一般人既思想框框:佢話去到外國大把野可以攪:攪飲食、賣麵包、甚至幫人攪裝修……以往既自己同自己曾經擁有既一切,從不會變成佢既枷鎖。我覺得Jacky呢種不受現實拘束既靈活,或者係我地呢一代選擇移民既人其中一種需要既價值吧。

我都幾肯定下次再同Jacky重聚之時,佢肯定又已經做咗一啲我完全想像唔到既野。

唔知…佢會唔會真係做咗燒味師傅呢?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