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9) 來到終點和起點的人

八月份既香港機場竟然如此冷清。我真正感受到COVID19呢個病毒,的確令世界停住了。

「故事何樣美,終極是分離」- 古巨基既《歡樂今宵》入面呢句歌詞,成為呢一刻既我、以及同我以相同理由黎到機場既人既寫照。

本來大家都係喺香港呢一個屋企開始自己既故事:喺至親既照料長輩既教晦下成長、喺亦師亦友前輩上司帶領下發展事業、邂逅畢生至愛然後一齊建立家庭……

試問我地當中,有幾多人會想到最終要同呢個屋企分離?


我係一個好怕離別既人,所以我叫所有親友唔好黎送機。細個果時我睇過一本叫做「牛仔」既漫畫,我記得自己睇完個主角去送機果一頁之後喊咗成晚。我唔希望自己喺哭聲之中離開呢個我成長既地方。

我地拎住一大堆行李去到航空公司櫃位checkin。如果呢一次只係去旅行,我地行李就稍嫌多咗少少;但如果呢一堆行李係我喺香港住咗幾十年既所有,又令我覺得少得可憐。

弟弟打趣地向每一件放落輸送帶既行李告別:「Bye bye!喺加拿大見!」,地勤姐姐望住天真既佢嫣然一笑,我卻無故鬱悶起來。

我諗我真係一個好怕離別既人。


畢竟要搭一程十幾個鐘既長途飛機,放下行李後,我地決定上機前先食少少野填飽個肚。

「應該去食港式茶餐廳吧?」我既感性話俾我知應該用臨別呢一餐好好懷緬一下香港美食,但我既理性又努力游說我:「喺機場食茶餐廳,好似唔係好抵」。

走著走著,我地最終喺機場既麥記坐低。呢個時候,麥記播起陳奕迅既《黃金時代》。

「黃金廣場內分手,在時代門外再聚」- 曲中主角與舊愛分離,儘管於一街之隔既舊地重遇,但人面已然全非。唔知他日我重踏香港既時候,香港呢個屋企會唔會都一樣變得陌生呢?

麥記魚柳包既味道,倒係率先變咗。我後悔無去食茶餐廳。


離開麥記,我地開始過關出境,我既心情亦開始緊張起黎。因為我好怕要坐成十幾個鐘飛機、好怕喺飛機上會感染COVID、更怕落機後將要面對一個陌生既世界。

儘管機場內失去昔日既熱鬧繁忙,但往登機閘口既路卻感覺比平時漫長。

以前黎到登機閘口,總係會指定動作式地同個航班指示牌合照,但今日卻提不起勁。因為以往出現喺呢個地點既時候,總係帶住一種憧憬,幻想旅程完結後,自己帶住開心回憶返黎呢個機場、返黎呢個屋企。

可惜今日既旅程,只係單程。


細個約咗人出旺角玩,對方問我喺邊,我望一望街名,傻氣地答咗佢一句:「我宜家喺彌敦道」。

對方有氣沒氣地回答:「阿先生,彌敦道係好長㗎」。

自此之後,彌敦道對我黎講,係一條無盡頭既路。

今日,我覺得自己好似終於行到彌敦道既盡頭 – 一條我無諗過會完既路既終點。

終點之後,係另一條路既起點。呢條陌生既路可能並不平坦、可能更迂迴曲折、更大可能係唔會有中文名。但無論如何,我相信我地一定不會孤單。

因為喺呢條移民路上,我地會帶住舊人既智慧同祝福去遇上新既人、開展新既故事。

登機既廣播響起,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登上呢一班前往加拿大既航機。

如果呢一刻要揀一隻廣東歌作結,我諗我會揀一隻再舊少少既歌:林憶蓮既《不如重新開始》。

你呢?

(前傳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