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13) 感同身受的心理學家

Ms Karen (弟弟班主任) 既提議下,我地同弟弟約見咗一位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係一位大約六十歲左右既白人女士。佢有一頭短曲又凌亂既金髮,感覺佢好似忙到頭都唔得閒梳。橢圓形既無框眼鏡安坐於佢挺拔既鷹鼻之上,眼鏡下有一雙濃眉同深邃既目光。身型瘦削既佢著住一件淺綠色既冷衫,完全符合我心目中學者既模樣。

我叫佢做Dr Daisy。


「弟弟係一個好complex既learner。喺學界我地通常會稱為Asynchronous Development (非同步發展)。」

「佢既智商比同齡小朋友高,但佢其他能力追唔上佢既智力發展。」Dr Daisy一邊舉起右手、一邊垂下左手,嘗試以雙手既高度同距離解釋弟弟能力間既差距。

「我地宜家要做既,係幫佢創造一個適合發揮佢驚人天賦既學習環境。」Dr Daisy語重心長地講出佢既結論。

Dr Daisy俾咗好多意見我地點樣幫助弟弟建立更好既學習環境。例如佢建議學校要盡量喺弟弟上堂又或者測考時提供一個唔會分散佢集中力既地方、俾弟弟自由選擇坐既位置、甚至容許佢可以喺測考期間中途休息等等。

我一邊聽Dr Daisy講,一邊覺得有啲迷網。

如果根據Dr Daisy既提議,弟弟唔係會越來越「與別不同」嗎?更重要既係:未來當佢要面對社會既時候,社會上既人又會一樣去遷就佢嗎?


「我明白你既憂慮,因為我感同身受。不如我分享一下我既經歷。」Dr Daisy既目光忽然變得柔和。

「我個仔細個果時其實有啲似你個仔 – 佢好聰明,但同時又好唔專心。」

「我成日都好擔心佢。擔心到一個地步係我特登走去佢間學校度做part time。當時interview我既人話我over qualified,但我不以為意。我只係想了解佢喺學校點過、有無人欺負佢、佢有無辦法適應……佢快不快樂。」呢一刻既學者,變成一位憂心忡忡既母親。

「我媽媽成日同我講一句說話:he will be fine。但我一直都無法相信。直至我發現我個仔搵到佢既passion(熱情)。」

「佢搵到咩passion?」我好奇地問。

「我個仔細個果時好鐘意樹。佢由朝到黑都係不斷咁研究啲樹。我發現喺佢不斷咁追尋呢個passion既同時,佢慢慢搵到同佢志同道合既朋友、又慢慢搵到自己既志向,最終搵到一條屬於佢自己既路。」

Dr Daisy話畢,嘴角露出一絲滿意既微笑。

「佢宜家已經好大個喇!今日既佢成為咗研究同保育樹既專家。佢每天都過得好快樂。所以….」Dr Daisy收起慈母既模樣,切換返去佢專業既語氣。

「我地作為家長,盡全力發揮佢地既熱情就夠了。好似弟弟咁,佢既然鐘意數學又有天份,我地就幫佢建立一個環境俾佢盡情發揮吧!弟弟仲好細,唔好咁快諗佢點面對社會。幫佢搵到佢既passion、幫佢獲得成功感 ,佢自己自然就會走出一條不一樣既路。」


「我地要做小朋友既擁護者(advocate),時刻向學校反映小朋友既需要,千祈唔好怕醜。加拿大既學校既老師都好好,一定會盡力幫你同你既小朋友。」Dr Daisy臨別時再一次叮囑我同老婆。

喺香港,我由細到大讀書都係學習點「融入」一個環境。對我黎講,學校幾乎就係一個俾我地學習如何「融入大部分人」既地方。

但其實學校係一個幫小朋友「成就自我」既地方。喺加拿大,原來我大可以放膽接受小朋友既與別不同、盡量為佢提供任何協助,因為呢度既普世價值係相信每個人既本質同需要,本來就應該不一樣。只要給予對既環境,每個人都係天才。

我諗提供一個合適、符合弟弟發展程度既學習環境,引導弟弟真正發揮出佢既「小宇宙」,將會係我同老婆一生都要學習既功課。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