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阿囡小二上學記] (六) 日本漫畫的啟示

我其實係一個宅男,平時都會博覽群書 – 講緊既係日本漫畫書。由細個追龍珠、足球小將到左宜家咁大個人,我都仲係會每個星期追一、兩套漫畫睇。除左鐘意漫畫既內容五花八門好精彩之外,故仔入面其實好多時都有啲道理值得思考下。

宜家因為困獸鬥,日日睇住家姐同弟弟係屋企點樣大鬥法。我發現家姐成日都要控制弟弟;例如佢叫弟弟陪佢玩,佢會訂下無數規則要佢跟足佢指引去「玩」,好多時弟弟似佢個道具多啲,如果唔跟佢就發脾氣。日日看在眼裏,好想糾正佢,但靠講靠鬧佢又聽唔入耳。不過我發覺如果我當故仔咁講俾佢聽的話,佢會坐定定聽我講完。

所以,我講左呢個「故仔」俾佢聽:

排球少年

個故仔叫做「排球少年」,主要講兩個高中一年級既學生 – 副攻手日向翔陽同埋二傳手影山飛雄,參加左鳥野高中排球隊之後既故事。

二傳手影山係天才球員,傳波好似機器咁準。佢同日向一齊發明左一招快攻,基本上係叫日向唔好諗唔駛用腦,就咁合埋眼起跑跳起揮手,影山就會自動將個排球傳到去佢隻手度俾佢打:

雖然佢真係傳得好精彩,但佢呢種成日要求人地跟足佢既打法,令好多隊友都唔鐘意。例如日向就提出:點解我唔可睜開眼打波?

另外呢一種獨裁既打法亦開始限制左成隊既實力。雖然自從佢同日向既加入,鳥野排球隊勁左好多,但佢地係一次地區分組賽,影山對住佢以前初中既師兄及川,終於都打輸左。

影山好唔服氣,最終佢問師兄及川,到底佢有咩不足。呢個時侯,師兄講左呢一番說話:

影山終於明白:一個好既二傳,唔係淨係睇佢傳既波有幾華麗準確,最重要既係:到底佢既傳球可唔可以令到攻手發揮得最好。佢一向既傳波雖好,但佢既打法其實限制左佢隊友發揮既可能性。

於是佢終於改變 – 唔單止努力訓練點樣配合日向睜開眼都打到個波,佢亦開始會傳多啲高波,俾空間隊友去思考進攻既最好選擇 – 打直線?打斜線?大力打定輕力?


當然,最後梗係講佢地又再勁左,終於贏返佢師兄及川報一箭之仇啦。

故事講完,阿囡略有所思,跟住就走左去玩了。我都唔知到底阿囡吸收左幾多,不過反而自己忽然間諗:其實我做人阿爸都係一樣。想佢兩隻monkeys跟住我既想法做,可能好多時都係為佢加上限制。或者有時學識點樣開一個「開網高波」,俾佢多啲選擇,佢就會自然飛高一點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