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海外升學記] (二十七) 香港的回憶(二)

要數自己喺香港最多回憶既地方,係沙田。

呢個陪伴我成長既地方,可以稱得上係「動靜皆宜」:有寧靜既住宅區,亦有熱鬧既巿中心。但沙田對我黎講最特別既,係能夠將呢兩種世界連接既城門河。


比較遲認識我(同我個肚腩)既人可能覺得好難相信,但我細個係田徑隊既。除咗每星期放學練習兩次,我總會再搵一日落去城門河畔跑步。

由翠榕橋出發,跑到瀝源橋折返一個圈大約係3公里左右。放學跑兩個圈,然後到差不多黃昏時份再漫步一圈,晚風送爽,令人感覺愜意。

宜家諗返轉頭,唔知點解自己十幾歲人果時啲興趣咁似晨運阿伯。

我諗係因為沿住城門河畔跑步,除咗可以鍛鍊身體,仲可以好似同個老朋友傾完計一樣重整心情。特別係喺唔開心時落去快跑一圈,好似可以將所有不快統統遺留喺條河入面。

唯一既問題係:呢位老朋友唔係太乾淨,亦間唔時有陣異味。如果你唔明白咩叫做「水洗都唔清」,去一次城門河度睇下啲水,可能你會有所啟發。

我亦曾經懷疑香港體育學院之所以喺沙田城門河附近,係因為運動員出去練跑果時應該要閉氣:可能閉氣練得多,心肺功能會勁啲。


另一個沙田令我懷念既,係大排檔。

細個第一次去大排檔,我產生過一個疑問:點解啲大人會覺得用茶沖下果個杯個杯就會足夠乾淨?

但越去得多,越見怪不怪。因為大排檔食既係「風味」:食物獨有既鑊氣、著住件背心既大叔一野將碟餸fing落你張枱既豪邁,仲有洗完野啲茶直接倒落坑渠果種隨意既table manner。

每次我食完之後,我都錯覺覺得自己男性荷爾蒙激增,成個人man咗。

後來我入咗中大,去大排檔幾乎係一種文化,我亦因此去多咗沙田唔同既大排檔:禾輋既陳根記、博康邨既金沙角仲有火炭既津津…….到宜家都依稀閒到佢炒出黎果碟炒蜆既鼓淑味,仲有當時同學間暢談既無聊瑣事以至人生大計。

我諗呢一種港式既風味,喺加拿大或者好難可以搵到了。


我其實曾經好希望可以喺離開香港之前,帶埋小朋友返去探下呢啲老地方、同呢啲老地方說再見。可惜Covid令我幾乎連人都無乜見過幾個就要悄悄離開。

唔知到我再返去香港既時候…沙田會變成點?

有無沙田友想分享下沙田有乜好野?

Photo credit: Asian Development Bank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