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海外升學記] (二十六) 香港的回憶(一)

有朋友問咗我一個問題:走咗咁耐,有無掛住香港?

人就肯定會掛住了,不過除咗人,掛住既野仲有好多。

其中一樣係出街食野。

我以前住將軍澳既。每星期我都會帶阿囡去坑口學野,等佢果一個鐘無野做,好多時就會走去食個tea打發時間。坑口既街巿有一個叫做Food Lane既熟食巿場,我通常會走過去果度掃街:拮下魚蛋、食個雞蛋仔或者蛋撻、飲杯珍珠奶茶,有時lunch唔夠飽什至會去食碗牛腩河,然後沿住個商場漫無目的行一個鐘,當係一種me time。

呢個food court我幫襯得最多既,係一間叫做「亞哥滷水」賣滷味既鋪頭。我會買一個28蚊(好似)既套餐,入面有三樣野:生腸、雞腎同墨魚,再加上甜醬同埋芥末醬,成件事就fit唒。食過第一次之後,真係好想同老闆講:「你滷味……整得好好食」。自此之後,每個星期都會心思思再去食,儘管知道呢幾樣野都唔係對身體有乜益處。

曾經有個美國黎既同事同我傾計,問我點解啲人可以擺果啲好似螢光色既墨魚落口。我笑而不語,因為爽口同彈牙呢類感覺,我覺得我就算英文幾好都唔會令到佢明白。

唔單止係我,其實老婆亦一樣掛住香港既美食。

老婆最掛住既應該係香港既各種米線。曾經有一段時間,落街食米線幾乎係我地一家每個星期日既指定活動。當時弟弟仲好細,但我地都照舊帶埋佢出街,一邊餵佢一邊食;旁人可能會覺得我地好似食到好忙碌咁,但我地卻樂在其中。

可能有好多移咗民既人,特別係移咗好耐既朋友會覺得:其實唔駛掛住呀,呢度好多野都有得食呀。而且更有好多人會覺得自己整都整到呀,黎到加拿大有時間,其實好多野都可以自己做。

我明白 。事實上的確如此,老婆同埋住喺呢邊既屋企人真係經常發揮創意同小宇宙,屋企廚房又大,的確好多時喺香港出街食既野,喺屋企都整到。

不過我諗令我同老婆懷念既,其實並非只有食物本身。

大家有無睇過「志明與春嬌」?戲入面余文樂鐘意食7-11既肉醬意粉,佢女朋友楊千嬅唔明白呢啲咁既野有乜好食,余文樂既答案係:「因為佢鐘意個回憶」。

我懷念既回憶,可能係果種可以隨時隨地隨意覓食既方便,又或者係當時就算任意外出消費買野食,身體上同金錢上都依然可以afford既自己。

可能我同戲中既余文樂一樣 – 唔係一樣靚仔…而係都擁有一種不成熟吧。

如果呢度有將軍澳既讀者,會間唔時去坑口度幫襯買下野,又咁啱去開呢間「亞哥滷水」同老闆稔熟的話,你可以同佢講:

「遠在加拿大零下幾十度既地方,依然會有人懷念你整果條生腸」。

Photo credits: https://www.flickr.com/photos/webel/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