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八) 偏執的華裔業主

地產經紀Justin (見上篇) 帶我地睇既咁多間屋之中,有一間令我印象特別深刻。不過最令我記得既唔係間屋,而係間屋個業主。

呢位業主係華人,大約五、六十歲左右既男人;臉頰尖瘦,戴住一副金絲眼鏡,身形亦同面形同樣瘦長,一派讀書人既氣質。

所以雖然唔知道佢係做咩職業,我都決定叫佢做「Professor」。


喺一個落雪既早上,Justin帶我去到Professor屋企門口。根據Justin所講,間屋既開價並非十分貴,位置亦算唔錯,不過間屋本身如何就要我地自己去判斷。

一入到屋就見到Professor用有少少木訥既微笑歡迎我地。我地同佢用普通話打咗個招呼後就開始參觀。

大門左手邊係客廳,右手邊係飯廳同廚房。客廳望落去都幾細,但佈局四四正正簡單可用,心入面開始有了「空間大改造」既念頭。

呢個時候Professor打斷咗我既思緒:「呢個廳好好用㗎。你地一搬入黎就可以住了。」

沿客廳再往前行係一條走廊,走廊兩旁都係睡房。我感到一陣親切,因為同我地香港間屋有少少相似。屋內裝修風格有啲舊,不過覺得反正都會執,所以都不以為意。唯一比較唔鐘意係間屋無相連車房,離間屋又比較遠,覺得有少少唔方便。

Professor邀請我地去參觀basement。佢個自信樣話俾我知basement係佢最引以為傲既地方。

落到basement,放眼望去係一大個無任何傢私或擺設既客廳;昏暗既燈光同地氈既款式貫徹呢間屋陳舊既風格。客廳旁邊有一間房,房門有一張簾遮住。

Justin帶頭打開門簾,發現簾後係一間非常中國式裝修既「套房」- 有書枱、床同埋一個廁所。不過呢三樣野以一個我不能理解既位置放埋咗喺同一個空間,感覺怪誕。

正當我喺度諗點樣拆咗佢之時,Professor又再開口:「呢個套房好好用㗎!你地可以用黎出租俾啲留學生。入面乜野都有,我地已經做好哂……」

佢未講完,我已經知道佢係想講:「一搬入黎就可以住了。」

睇完,Professor滿懷信心地問我地覺得點。

我客氣地回答:「唔錯呀,我地幾鐘意個地區同埋個廳。我地或者會改動一下個間隔就可以了。」

點知Professor一臉為難:「吓?間屋已經設計好哂整好哂,你唔駛改呀。」

「因為我地有兩個好細既小朋友,所以宜家個間隔改動下會好啲。」我忽然覺得:我點解要同你交代?

Professor沒有理會我既回答,用帶點失望既語氣拋下一句:「我無諗過個買家要改動間屋,如果你地要改我唔賣㗎。」

我以為自己聽錯咗,望住老婆,老婆同樣一臉錯愕。

唔改得?如果我買咗呢間屋,我拆哂成間起過又關你咩事?

呢一刻既Professor睇起黎唔再似Professor。佢似係一個以為幫子女鋪好哂路、卻發現子女想行另一條路既父親。


最終,我地都無買到呢一間屋。

因為我有一種感覺…覺得就算我拆咗呢間屋,我都拆唔走Professor呢一種執念。

事隔幾個月,我地新屋入伙了。偶然喺網上發現Professor間屋依然繼續放緊盤,不過價錢已經下調。

唔知Professor係咪仲依然堅持買家「唔准改間屋」既想法,還是已經妥協呢?

忽然諗起王菲首《執迷不悔》:

「你說間隔 冇得改變

謝絕售賣亦都 不悔悔悔悔……..」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