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0.7) 長青又睿智的長輩

小學四年班既時候,班上有一位女同學離開香港,令我第一次接觸到「移民」呢一個詞語。

但真正第一次感受到移民既震撼,係當我知道同我由細玩到大既老表要搬去加拿大既一刻。一個每星期都見面既玩伴忽然要從我既日常生活中消失,與其話我唔捨得,倒不如話我係唔明白:喺香港好地地,做乜要去加拿大?


儘管老表一家離開咗香港,我依然偶爾會見到往返加港兩地工作既老表媽媽。

我喺度稱呼佢做Yvonne姨。

Yvonne姨基本上係由細睇住我大,但可怕既係當我已經由小朋友變成大叔,Yvonne姨既外貌同身型卻沒有太大變化。

我諗其中一個原因,係因為佢好熱愛運動,特別係游水。每次俾佢發現我個大肚腩既時候,佢一定會問:「嘩阿仔,有無做運動呀你?」


Yvonne姨喺我心目中一直係一位好有智慧既長輩。佢教過我既道理,無論對我成長甚至移民都有好大啟發性。

我記得我結婚斟茶俾佢既時候,Yvonne姨只係叫我記住三個字 – 「責任感」。我諗任何人聽到呢三個字,應該都係意會要好好照顧老婆;到做咗父母,就好好養育子女。但Yvonne姨卻另有所指。

「要有責任感,除咗要照顧或體貼對方,仲要管理好你自己:身體、事業、心理等等。當你結咗婚又生埋小朋友,你既伴侶同小朋友開始對你依靠,但你其實亦同時成為佢地既責任。如果你管理唔好自己,咁你對佢地幾好都無用,因為你早晚會成為佢地既負擔。」

好多父母可能視為子女移民為一種犧牲。Yvonne姨提醒我既係:你自己都活不好,喺你身邊既人幸福有限。當我地滿以為為子女放棄一切去移民就係盡咗做父母既責任;但倘若你移民後不投入、整天怨天尤人,跟隨你到新環境生活既伴侶同下一代將會一生背負你既不快樂。


當移民呢個想法受醒目老闆Jacky既影響慢慢成型,我又有機會同Yvonne姨傾咗一次計。

我一心諗住移民,就係要過一個勝過香港既生活。作為移民既過來人,Yvonne姨再同我上咗一課。

「阿仔,移咗民唔一定比你宜家好㗎。每個人際遇不一樣,唔好以一種”移咗民就解決所有問題”既心態去移民。因為移民後會遇到既問題,肯定比你留喺度遇到既更多。」

「對我黎講,移民俾咗我同我既小朋友唔同生活方式既選擇權。我宜家成日都同阿仔講:你鐘意既話,隨時都可以返加拿大。」

呢個時候,我諗起我老婆。

老婆喺香港、加拿大同日本都住過,但佢從來都唔會話邊個地方係最好,一定要一世留喺果度。曾經四處遊歷既佢,只係不斷喺唔同既人生階段思考同選擇應該留喺咩地方、過點樣既生活。

能夠選擇唔同地方生活既勇氣同適應新環境既彈性,或者會係移民留俾我地同下一代最大既禮物吧。


離開香港兩年,都無機會再見過Yvonne姨,只係間中短訊一下。

我估計Yvonne姨應該依然係保持住佢健康既體魄同埋睿智既思維吧。希望再見返佢既時候,佢會同我講:「無見幾年,好似fit咗喎」,而唔係「攪錯呀,又肥咗?你過到去有無做運動㗎?」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