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11) 疫情下的越南實習生

公司部門每星期都會有status meeting,俾每個同事用大約5分鐘講下自己做緊乜野。呢一次既status meeting多咗一副新面孔 – 一位亞洲少女,長髮、皮膚略黑;雖然臉圓圓,但一副黑色大粗框眼鏡幾乎佔據咗佢成塊面,令佢俾我一種學霸既印象。

我叫佢做Hana。

Hana來自越南,係一位大學三年級學生,現身處溫哥華。因為公司既實習生計劃黎我地部門實習四個月。

Hana斯文地介紹咗自己,然後就靜靜地聽我地每個人匯報自己project既進度。

會後,Hana約咗我傾計。


「你好!多謝你抽時間同我傾計。」Hana用佢又斯文又帶少少怕醜既聲線做開場白。

「多謝你搵我傾計就真!你黎咗一個月左右喇喎,慣唔慣?」我用修練咗二十年既職場客套話回答。

「都慣既,雖然完全remote work呢種模式對我黎講係好新既體驗。」因為公司喺溫哥華無office,所以Hana係真正fully remote work。

「係喎。咁你完全remote同你以往返學或者返part time感覺有無唔同咗?」

「其實都幾唔同,同時亦有好有壞。最簡單既好處當然係我8:55仲喺張床度,9:00都可以照樣準時開工」。Hana露出有少少難為情既表情。

我心諗:remote work真正既好處,應該係9:00開工,但9:00後都仲繼續喺張床度吧。

「不過對我黎講,完全remote個壞處係我無法參與到公司既活動、無得同你地面對面交流。例如早排Calgary office攪Stampede breakfast,我除咗無得參加之外,朝早亦見唔到你地online,果下忽然間覺得又羨慕又寂寞。」

我諗起阿囡初初黎到加拿大網上遙距學習既經歷。我諗除咗缺少運動,更大既缺失就係呢一種隔空既寂寞感 – 尤其係當你知道只係剩返你一個既時候。


同Hana傾咗一陣,發現呢位小妹妹好好記性。佢竟然記得哂我地部門既人做緊咩project。畢竟,我就快連自己做緊咩都唔係好記得。

「你好好記性喎!我地只係喺status meeting講過一次你就記住哂。」我有一半係客氣,一半係讚美。

Hana靦腆地笑咗一下:「多謝,其實都無乜特別呀….我諗係因為我COVID期間喺Starbucks做part time既緣故。」

「Starbucks?」我有少少意外。

「係呀。Starbucks一向都好著重客戶體驗,所以我地作為員工要記住常客既喜好。不過第一步係:我地先要認到邊啲係常客。」

Hana稍為停頓,然後忽然用一種考驗我既語氣發問:「你通常會點樣記住一個人?」

「晤…我諗都係記住佢髮型同五觀既特徵,又或者記住佢既衣著吧?」我唔敢同佢講,其實我認人好差。

「我起初都係咁做。不過…我自從COVID開始去左一間醫院附近既Starbucks做,情況就大大不同了。」

「噢…」我諗我開始意識到佢要面對既難題係乜野。

「哈哈!我諗你都估到了。因為所有黎幫襯既人全部都一係著醫生袍、一係著護士服,然後再因為COVID,全部人載口罩。所以靠佢地既面貌同衣著係幾乎認唔到佢地。」Hana本來緩慢既語速開始加快。

「所以,我嘗試觀察然後記住唔同客人黎買咖啡既時間、種類、甚至佢地把聲。久而久之,我發覺我同一時間可以記住既野越來越多,好似個腦慢慢多咗位咁。」Hana既聲線開始變得充滿自信。

Hana話畢,我只係剩返一臉佩服既表情。

「喺Starbucks度做,其實學到好多野呢。」Hana又回復佢怕怕醜醜既模樣。


Hana四個月既實習期轉眼完結。喺呢四個月裏面,Hana除咗學識咗我地部門日常既工作,仲同其他實習生組隊參加咗一個客戶既pitch,最後贏埋。佢地個presentation,令做咗呢行差不多二十年既我都自嘆不如。

做咗咁多年野,久不久都會聽到有人會話新一代年青人不如上一代。但好幸運地,無論係喺香港定係加拿大,我總係有機會遇到一啲好似Hana一樣咁出色既年青人,令自己眼界擴闊之餘,亦時刻提醒我喺新環境下要收起自己既傲慢。

臨別,我同Hana做咗一個farewell call。

「多謝你地呀!今次黎實習我學咗好多野呀!希望有機會會再見到你。」Hana既語氣少咗一種嬌羞,多咗一種客氣。

「希望你畢業後我地會有機會一齊合作吧!」

我今次呢一句,絕對不是客氣說話。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