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路上的人] (12) 發掘潛能的班主任

無論係喺香港定喺加拿大,弟弟總係幸運地遇到一啲對佢好有耐性既老師。不過,弟弟今年既班主任有少少與別不同:與其話佢對弟弟好有耐性,倒不如話佢對弟弟好有辦法。

弟弟既班主任係一位年約四十既白人女士。佢身材略胖,紮起一條馬尾令佢塊面睇起黎更闊寬。佢洪亮既聲線同埋不怒而威既眼神,令大人同小朋友都會覺得佢係絕對不能招惹既狠角色。

我叫佢做Ms Karen。


家長日,我同老婆去到弟弟既學校見Ms Karen。

「弟弟真係一個好有趣既小朋友。」Ms Karen收起平時看似兇惡既模樣,面帶笑意地分享朝早上堂前既一段小插曲。

話說朝早Ms Karen返到課室,問助教有幾多小朋友返咗黎,助教隨口答大約有一半。

弟弟忽然開口:「唔係呀,呢度係6份之1。」

Ms Karen其實一早已經從弟弟上年既班主任口中得知弟弟好有數學天份,所以弟弟識得份數佢唔覺得意外。令佢意外既係弟弟識得約份 (簡化份數),仲有弟弟計數既速度。

「咁6份之1即係幾多percent?」Ms Karen想進一步測試下弟弟既數學程度。

弟弟靜咗5秒,然後不疾不徐地答:「係16.6666667%。個尾無限長㗎。」


「我其實問佢果時我都唔知個答案。點知我諗住開始心算果時,佢已經計完。哈哈!我下次要問返佢係點計既先得。」Ms Karen放聲大笑,令我有一剎那覺得佢好似肥姐。我已經完全聯想唔返佢惡果時果個樣。

「有一日我上堂要教小朋友加拿大既省份,但我知道弟弟已經識哂。於是我諗咗個方法。」Ms Karen對於自己對付弟弟既方法似乎好有自信。

「我本來無準備到教每個省份既首都係咩。但我諗起弟弟寫字好靚,同時又想俾少少挑戰佢,於是我索性就叫弟弟試下寫返哂啲首都俾我。其他人學完省份就可以跟手學埋弟弟寫出黎既首都。」

喺Ms Karen眼中,弟弟除咗精於數學,佢覺得弟弟其實仲有好多其他既才能等待佢去發掘。

「我細心睇佢寫既字,發現佢寫既每隻字都會加少少curve落去,好似幫隻字裝飾咁。除咗計數,佢其實同時都係一個好有創意既小朋友。所以班房上好多教具既label,其實全部都係我搵佢寫㗎!你睇下幾靚!」

從Ms Karen 口中,知道弟弟比上年上堂更專注,亦更投入。我諗係因為老師用盡方法去刺激佢、挑戰佢,令佢多咗思考,少咗發夢,亦同時增加咗自信心。


面對成日唔專心又情緒化既弟弟,有時都幾氣餒。但Ms Karen反而視弟弟為一個有趣既挑戰。

「Ms Emma (弟弟上年既班主任) 間唔時都問起弟弟最近點,因為佢成日同我講弟弟好聰明,係佢上年最鐘意既學生之一。」

「每次我同佢講弟弟今年上堂既表現,Ms Emma都會好驚嘆。我同Ms Emma講:你上年睇到既可能只係弟弟version 1.0,今年我諗我教緊既係version 2.0既弟弟。可以將佢既潛能發揮到另一境界,真係好令人興奮雀躍啊!」

或者弟弟就好似一副好難砌既puzzle。佢總係好似呢度少一塊、果度又少一塊、又冇說明書、砌埋又唔知啱唔啱咁,令人摸不著頭腦。但當你成功將呢啲拼圖整合、窺探到呢副puzzle真正既全貌,果一種征服難題既快感將係非筆墨所能形容。

「今日返學,我話咗俾弟弟知3 o’clock其實係3 of the clock咁解。當弟弟既表情話俾我知佢覺得好有趣既時候,我心入面大叫咗一聲:YES!今次我仲唔impress到你? 」Ms Karen講既時候眉飛色舞, 好似佢喺世界盃入咗波一樣。

如果話以往弟弟咁多位老師教咗我對小朋友要有耐性,咁Ms Karen教咗我既,應該係要記住幫小朋友成就解鎖果一刻既優越感。其實除咗小朋友學習要有成功感,我地學做家長亦一樣需要成功感吧?

(待續)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