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海外升學記] (三十五) 第一次返office

2021年初喺Calgary搵到份工至今,我都從未返過office。除咗因為希望減少感染COVID既機會,更大原因係唔想每日要花成個鐘搭車。再者,work from home實在太有彈性太舒服,令人難以抗拒。

但令我最唔想返office既理由,係因為我有少少社交焦慮。

我覺得自己好似隱蔽青年,對重投社會感到不安。雖然我同好多同事online見過面,但我對同佢地面對面相處覺得有啲緊張:同人講乜話題好?人地講啲野我唔識俾乜反應好?越諗就越唔想去面對。

公司一直都無強迫我地返office。大老闆曾經喺公司大會講過:「the days we attend office 5 days a week is gone」。加埋我上司其實喺美國,我大可以繼續work from home既生活。

不過,一個更大既焦慮令我覺得自己不能再逃避。

除咗同同事偶爾既video call,我太少同呢度既本地人接觸。但小朋友就完全相反,每日都同呢度既人相處,一點一點融入呢度既文化當中。

長此落去,我覺得自己同小朋友既文化既差異只會越來越大,最後可能會形成一種隔膜。

適逢今個星期Calgary牛仔節,公司會喺office攪下活動;大老闆同管理層會親自煮早餐(Stampede breakfast)俾我地食,上司亦決定返黎Calgary兩個星期。

諗起兩姐弟都咁努力去埋堆,我覺得喺時候要積極一次。


由於我地並非強制要返公司,要返工的話需要上網book枱。我特地問咗同部門既同事坐邊,等自己不至於附近一個人都唔識。事實上,我發現除咗同部門既幾個同事,全office我幾乎一個人都認唔到。

其一原因,係因為平時開video call,大家未必都開camera,我對大家既印象,最多只係出現喺螢光幕上既兩個字母 (initials)。另外,我發覺我唔認得既女同事比較多,因為佢地真人同上鏡真係有啲唔一樣。當然,有部分係真人靚過上鏡。

同部門既senior係公司少有地比我年長、喺公司做咗十幾年既一位西班牙裔大姐。佢帶我去週圍同啲同事打招呼,大家既反應都好一致:「哦!原來你就係XXXX」。感覺好似做咗人地筆友多年,宜家先終於相認。有部分我都幾乎唔記得個名既同事走埋黎打招呼,話原來同我合作過,我只能勉強講句:「呀!終於見面了」矇混過關。

公司每星期有兩日會安排午餐,正好省卻又要洗錢、又唔知去邊度食既煩惱。由於公司大部分都係一個人住既單身年青人,既然公司免費lunch又有汽水啤酒任飲,所以就算唔強制,都依然有一班同事會喺呢兩日自動自覺返黎。特別係呢排天氣咁熱,一位年輕男intern話:「返公司起碼有得免費涼冷氣。」


可能因為第一次見到啲同事真人,我淨係同人傾計都傾咗大半日。我成個部門都係未結婚既女同事,原本令我覺得一齊啱傾既野會好少。不過,我地搵到一個共同既話題:移民。原來我好多同事都並非喺加拿大土生土長:有來自非洲、歐洲,或來自加拿大其他省份既移民。每個人都有佢自己移民既原因、困難同故事(會另外再寫),淨係聽下其他人既經歷都已經過咗大半天。

終於覺得自己切身感受到加拿大呢個移民大國係幾咁多元。

唔經唔覺,傾下傾下已經係下午四點。同事們有啲開始執野,有啲走去pantry開啤酒,大家都準備好收工。第一個office既工作天,總算圓滿結束。

坦白講,喺office做野並非好productive,我亦唔期待每日花成個鐘搭車返office做野。不過,我相信想要多了解呢度既人同文化,返office會係一個好開始。

「好開心終於可以見到你,多謝你今日返咗黎office!」臨離開office,熱情既西班牙大姐對我友善地說。

雖然諗深一層其實係有啲奇怪:出糧比你叫你返公司仲要多謝你?不過我聽到又好受落。

「下星期會見到你嗎?」

我猶豫左一下,講咗一句雖然並非情願,但又覺得非說不可既「see you next week」。

Leave a Reply

想睇到最新內容?

歡迎讚好「好校爸」Facebook專頁!